“大献奖”第3级沙地短途赛争霸分子

Share News :

瑞尔士麾下的“大献奖”演出稳健,只是不常报捷。

现已九岁的它最后一次夺标在去年2月,在那之前则是2020年3月的时候。

然而,“大献奖”时常碰上的对手都是本地最优秀的赛驹,因而要做到脱颖而出还得等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。

这个星期天,“大献奖”列阵1000公尺的第3级沙地赛(赛事奖金7万元),瑞尔士认为它就找到了合其胃口的赛事。

“它拿手的啊,1000公尺的第3级沙地赛。”这名新西兰教头说。

“它表现忠心,但就是不常有参加这类比赛的机会,这是最大的问题。”

除了它上回在6月18日的第3级比赛跑出第七外,其实“大献奖”自从上次夺标(去年2月27日的1100公尺第3级比赛)以后就一直都在克兰芝A级赛或第2级的场合中有不俗的演出。

它的评分也因为自身13个月来稳定的表现(四次位置)而接连五仗都停留在80分。

“它每每都是拼尽全力的。”瑞尔士接着说。

“这个水平拿个位置奖金也不错,而且它的马主(爱琳马房)也很棒,耐心就等对的比赛来到,然后它就可以发挥出最好的样子了。它一般都会的。”

“大献奖”迄今上阵41次获七胜10位置,赚进超过43万7千元的奖金,瑞尔士为加强这次的胜算,还雇用了来新客串的顶级骑师薛恩。

“我和薛恩是好朋友,一直都想给他找一匹会赢的坐骑。”瑞尔士说。

“小伙子(赛鲁)骑来都好,它这次的配磅很重(58.5公斤),我也想过要给它减磅,但跑1000公尺的话,我觉得大师傅就可以了。”

父系Darci Brahma的新西兰子嗣“大献奖”之前夺冠七次的骑师分别是薄奇能(两次)、杜奕(两次)、穆哈诺(两次)及包和义(一次)四名骑师。

“而且它也很难骑,出闸不好处理,上次比赛就是这样,所以让薛恩来骑再好不过了。(马主)陈先生和陈太太也很乐意让他来操刀。”他表示。

“如果它起跳干脆的话,那就有争霸的机会了。”

自2016年7月以两岁马的身份在练马师邱炳安旗下出道的“大献奖”和许多赛驹一样也受过一些伤。

“它2019年的时候骹骨裂了,现在这个年纪还可以在这种水平作战已经是很厉害了。”瑞尔士说。

“它至今表现差也没几次,已经是老马了,但每次比赛都还是卯足全力去拼的。

“它身形也不大,但表现依然很稳定,身为练马师的我绝对以它为荣。”

与此同时,瑞尔士训练的“哈利神马”报跑了下个星期天的1200公尺1级赛狮城杯(赛事奖金30万元)。它于星期二早上踏出试跑,教头也到场监督。

“最近的让磅赛都难为它了,所以我们很期待依龄配磅的狮城杯。”瑞尔士指着这匹夺标10次的赛驹说。

“它是新鲜出击,但没事,因为它现在比较是一匹1400公尺的赛马了。

“(骑师)雷马克会骑它参赛,而且它曾在这个水平证明过自己的能力,所以我们很期待狮城杯。”

父系Mossman的六岁马“哈利神马”于星期二早上搭档雷马克踏出第三场试跑,最后落后同样提名了狮城杯的“亚瑟王”(薛恩策)跑出第二。

Close